我超温和的!求勾搭k列!

Youze

MSK公寓————心魔

这是一篇自己自产自足的幽砸浅陌向的清水文hhh
因为看到了某同学的ooc想法,就联想到了里世界,联想到了里世界,就想到了性格对调,比如里世界幽砸变得跟原世界浅陌一样冷淡可是里世界浅陌跟原世界幽砸一样喜欢和里世界幽砸玩耍于是一直主动找话题这样的对调hhh
后来发展成梦中里世界....反正要看了才能懂hhh
至于那个心魔世界,总得来讲就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天空,一个不变的夕阳,一个只有别墅大的浮岛,上面一个木屋,一个木栅栏,不到从哪里来的很多绵羊,还有就是晓梦hhh他就是我脑补的里世界幽砸的初版......晓梦这个名字其实就是我小学崩坏初代的id.....觉得合适加个蓝字拿来用hhh

希望msk本人不要看到这个糟糕的文章hhh

以下正文!

   “假如有一天我不在是我了,你还会陪我嘛?”
    浅陌躺在床怎么都睡不着,正好就想起了这句幽砸在今天跟他说的话。
    “什么嘛.....不可能吧....”浅陌突然笑了笑,觉得这句话有点神奇。
    “不如数羊吧....反正都是睡不着......”浅陌选择了最经典的策略。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浅陌无聊的看着白花花的羊一个个跳过木栅栏,不禁觉得有些凄凉。
    夕阳下,她坐在浮岛上数着源源不断的羊已经不知道多久了,是不是有凉风拂过她,让她不禁有些冷了。
    这时,浅陌注意到远处有一个人影,于是停止了数羊,不禁朝那边看去。
    “什么嘛....是幽砸啊.....”浅陌有点小失落,毕竟幽砸是老朋友了,觉得没什么新意思。
    “不过也好,总比一个人吹着风强...”浅陌这样想,“一会找他借一下外套,反正他好像不怎么怕冷。”
    只见“幽砸”走的越来越近,最后看到了浅陌,站在他旁边。
    浅陌稍微看了一下这个“幽砸”,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想他说:“你借我一下外套吧,我有点冷了。”
    “幽砸”不理他,只是望着那夕阳,眼神里蕴着看不透的情缕。
    “哇哦....幽砸今天不理我唉....他怎么了呢,以前不是恨不得和我聊上一整天吗....”浅陌觉得很神奇,便站起来端详她。
    “不要看我,你很奇怪唉。”
    “什么鬼....”浅陌觉得他在做梦,幽砸不止是对她自己,就算是对其他人也从来没有这么冷淡的回复过。她决定跟她聊聊。
    “唉....幽砸啊,你能跟我一起数羊嘛?”说完浅陌就觉得自己有点蠢,但除了这个她别无搭话理由。
    结果“幽砸”直接就走掉了。回到了那个小浮岛唯一的小木屋。
    浅陌担忧地看了看小绵羊,无奈的跟着他也进去了小木屋。
     小木屋很阴暗,里面只有一张小木床,上面都是羊毛,一张桌子,有一盏不太亮的灯,一个小木椅,看起来要坏了,和一个窗户。
    浅陌端详着这个简陋的小木屋,终于回过神来想继续试探幽砸,谁知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了模样。
    银白色的卷发已称了浅蓝色的直发,双瞳显得沉重多虑,眼影的色号也不再是她最喜欢的深蓝色,而是青葱绿了。
    浅陌硬是愣了几秒,才开了口。
    “..............幽砸啊.....这是你的房子...?”
    “.....你需要知道这么多么,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不是啊.....就是问问嘛.....”
     “还有啊,我不叫什么幽砸,我叫蓝晓梦,你到底是谁,奇奇怪怪的总是想和我交流,你有什么意图?”
     “这....我们不是好朋友嘛...啊不对你不是幽砸.....”
     晓梦低着头看着木地板,终于抬起头,“哦,我不需要好朋友。还有,你不是这里的人。”
    “唉.....?什么意思....”
    “这里是你的心魔,你必须快点出去,在这里待太久你会丧失自我的。”
    “唉....?心魔?那是什么?”
    “简单的来说就是你内心最害怕的东西具象化的世界。比如这里很空旷,你应该很怕虚无和孤单吧。”
     “唔.....”浅陌想了想,好像是吧....浅陌觉得自己不是这样的,他还是很喜欢安静的。
     “你现在还在否认对吧,因为在内心埋得很深所以你是不知道的。”
     “那么神奇?”浅陌不禁对这个世界有点兴趣了。
     “还有我,我应该是你在现实中认识的某个人.....”
     “嗯....应该是吧....”
     “你很害怕那个某个人变成我现在这幅样子,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唉.....?”浅陌仔细想了想把现在他所有的那个幽砸替换成眼前这位冷淡甚至不友好的人士,好像确实有点不喜欢,但也不至于内心深处的恐惧吧...浅陌思索着。
     “都说是内心深处了,现实中没体会过,你就不会体会到那种痛苦的情感了。”
     “真的换成这样我也不会很痛苦呀...”
     “时间长了是会的,越长越苦呢...对了,你该走了。”
      “走?怎么走....”浅陌没来得及进一步想关于时间与痛苦的事,就被晓梦硬是推下了浮岛。
     “噫!!你要干什么!”
     “走就是这么走喽,去吧。”
     晓梦猛的一推,浅陌随即掉落到了夕阳之下,包裹他的只有无尽的夕阳,还有来自自己的尖叫.....

    “如果我不再是我了,你还会陪我嘛?”

     “噫!”浅陌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是一场非常奇异的梦。
      揉揉眼睛看看表,才五点了啊....再小睡一会儿吧....
     这时浅陌不知道为什么,很想探下头去看看自己下铺的幽砸,还是那个样子。
     浅陌突然间有些理解了梦里所说的话了。
     只要幽砸还是那个想跟他聊一整天的幽砸,就足够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1)

© You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