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温和的!求勾搭k列!

Youze

汤莉莉不给起名公寓————汤大力

★想练练文笔了!以后这个企划真正开放了没人产文可咋整hhh
★伊露雨(这个名字是暂定)=原世界的艾浅陌!
★晓梦露雨向【可能吧
★九岁女孩其实就是晓梦失去父母那个年龄....是全年黑化状态hhh
★和上次那篇《心魔》差不多,这个狂一点hhh不过都是做梦助攻.....
★可能会读不懂hhh

这个标题不是真的hhh不要管他

正文开始!

    昨天晚上晓梦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的另外一个人格,不,应该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与自己在谈话。
    关于“朋友”,晓梦清楚自己还是保持比较理性的利益关系去谈论的,但不知为何自己会在梦中失控。
    那个叫蓝小幽的人貌似被吓了一跳,但他问了个问题让晓梦一直无法解答。
 
    “那....你的世界的msk呢?你也觉得她毫无用处.....?”

     晓梦多少知道了msk就是自己身边的露雨,但自己真的好像从没有过理性审核这个少女的经历。
     在那个悲凉的初冬,她第一次的笑与问候仿佛一直关闭了自己的某个锁,对她的锁,对她信任的锁。
     晓梦的父母到了天堂已经有11年了,在11年前的那一时刻起,晓梦所认识的“朋友”仿佛都被父母带走,留下的只是数不尽的嫌弃和背后的坏话。
    “小心点哦...他没有父母....可没教养啦...”
    “没人管着他,没准哪天就来打我们撒气啦.....”
    “唉.....没人疼的孩。”
    “嘘....小心被他听到!”
   
    ........

    “所以朋友这种东西,终归还是不可信的嘛....”
    “他们根本不会想去理解你,想去安慰你,他们只想图自己的便利,他们就是........

    一群渣宰。

     “不.....不对.....没有这样!”晓梦从睡梦中惊醒,最近他总是那么频繁的做这些稀奇古怪的梦。难道自己快要得精神分裂了?
     晓梦觉得这周末还是去医院做一下检查吧,不过在这之前他还要做一些关于星象的小作业。早在前天就打算完成的太阳系床头挂件就没做好,今天起早一定要将他完成!
     说着她从床上起来,瞥了瞥6:00am的表和它的主人露雨,就开始工作了。
    “太阳的灯泡要和所有灯泡串联....这样才符合科学逻辑。”
    “嘛其实也不用这么严谨啦,好看就行了不是吗?”
    “可是.....”
    “你看,这个太阳的灯泡如果坏了,那你的整个solar system不就不亮了吗,这种装饰还是好看为主嘛~”
    “嗯.....”
    “而且啊,这个东西能给你带来的利益 不也只有好看了吗?你让他那么严谨,有用吗?”
    “嗯...你说得对,我改改这里....”晓梦拆掉了串联电路。
    “你真的觉得露雨是你的朋友嘛?”
    “...什.....我从来就没说过他是我的朋友。”
    “对呀....那....你为什么还是要理他呢~?”
    “这个....处于礼貌吧。”
    “唉,别在欺骗自己了,他根本不能当你的朋友,他还不够格。”
    “........”
   
   “你呀,只要相信自己就可以了,比如...我。”
    “......”
    “那么现在......

    把她杀了吧。”

    “!!”
    “不要抵抗了~你也很清楚吧....他只是拿你当对比,对比他的幸福,他的美满,他的快乐!!”
    “没...没有!她没有..!”
    “噫嘻嘻嘻嘻嘻没有.....?那他为什么接近你?他为什么在人群中总是对你那么关怀?她有什么目的还是目的?这些你难道都有否定的答案嘛?”
    “唔.....”
    “看吧.....看吧!!你根本没有理由去保护她!只要将她杀掉,你将是毫无弱点的人类,你将没有失败的理由!!噫嘻嘻嘻嘻嘻难道你不想得到无尽利益与胜利的喜悦嘛?
    还是说....你还想你重视的人....因为利益问题而死去....?”
    “噫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敲你的恐惧样子!难道你连9岁的自己也不敢面对不敢挑战了吗?看看你因为她将自己的能力压封成了什么样子!”
     “.....啊.....来吧 跟我一起拿着这把刀,像切蛋糕一样切掉他的脖子,你就胜出了唔哼哼哼哼....”
    来自她的手的感触是那么真实那么冰冷。眼看刀面就要送到露雨的脖子,自己却被强大的力量而压倒的无法动弹。
    此时此刻,晓梦第一次动用全力去嘶吼,去抵抗,可是他却发不出声音。
    他不能动了,他不能踢腿,不能说话,就像魔法一样,只能无尽的挣扎与恐惧,尽力尽到“朋友“的责任。

    我想和他做朋友,如果在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跟他好好相处。

    ......

   晓梦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想出这样的话,但在那一瞬间,就是有一种无法释怀的感情催使她这么想着....这是史无前例的。

    “喂!喂!起床啦!!”露雨猛的一推,把不知从何时开始入睡的晓梦硬生生推醒了。
    “唔....什么......”晓梦并没有感觉自己睡觉了,而是清醒的很,只是前一秒还在一个时空,下一秒却在这里而已,还有冷汗冒出。
    “嗯....?你难道失忆了?这是几呀!”
    晓梦随后就看见了自己很熟悉的手摆出了熟悉的剪刀型。
    “2。”
    “你看你这不没傻嘛。”
    “唉.....也许吧....”
   

    从一种残酷的世界中醒来在一个温暖的朋友旁边,总是令人非常舒适的,但其实朋友说起来好像真没有什么价值。也许,朋友的价值,就是现在心中这种奇怪的暖流吧。

    晓梦对于长久以来未解的迷题,终于在今天找到了答案,而那个9岁的悲痛少女,再也没有出现过。

—————————THE END————————

评论

© Youze | Powered by LOFTER